首页 > 基金 > 正文

互联网没有黄金降落伞

发布时间:2019-04-12 13:56:55  来源:

本站讯“寻找年轻人”略带情怀的裁撤中干不同,京东三类员工中“性价比低”的标签,赤裸裸把人商品化的形容,显然让人无法接受的。

  此前网上流传的一张截图,反应了类似事件,不过主角是搜狗CEO王小川。

  王小川在脉脉里“怼”起了抱怨公司统计加班时长的员工,这位员工的抱怨中提到,他身边的搜狗员工,“最近每天坚持工作11小时,大家一起吃饭遛弯磨时间”。王小川回复了三点,但最后一句,“跑出来嚼舌根,算啥?有种就赶快滚”,让人印象深刻。

  北京互联网公司如今对待员工的态度,似乎不再像从前那幺友好。大公司尚且如此,中小型的创业公司的生存环境也可想而知。

  毫无疑问,财富增长和职场晋升,曾是互联网公司招聘中最为诱人的两个特点,尤其是BAT级别公司。这两点,远比“零食下午茶”、“五险一金”,或是“前台颜值高”等更吸引人,甚至会排在“扁平化管理”之前。

  如今的北京或是互联网行业,已经较难满足“财富的爆发增长”和“职场的快速晋升”或是和从前相比,现在的环境实在不太好。

  比如此前晚点LatePost《小米的财富金字塔》中提到的几个有意思的细节。

  一位基层员工,他身边有位工号300多的中层,上市可带来的总收益大约是300万元人民币。

  一位小米设计师当时卖了一部分股,买了辆“骚蓝色”的兰博基尼跑车,但在上市后,小米五彩城地下车库里看到,再也没有出现过兰博基尼,这里停放了7辆特斯拉,并配有6个专用充电桩。

  一位2017年加入小米的基层员工,有2000股期权,按1拆10换算2万股左右,如今账面价值大概为20万元人民币。虽然被“王八蛋”,但他在上市当天,卖空70多万元,赚的30万已经超过现在手里的期权。

  “北京除了头条系,其他给的待遇都没有那幺好。”一位过去2年在区块链中掘金过的从业者,此前也曾是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,但在“币圈”和“链圈”暂无利好的环境下,依然把方向放在区块链行业中。

  相比京东的裁撤员工的简单粗暴,腾讯、阿里、华为这些其他地区的互联网、科技公司,在裁员,尤其是高层的裁撤上,显得更为友善。

  以腾讯为例,截止目前,尚未见到被裁撤的高管在公开场合发表负面意见,甚至在一些舆论的引导下,裁撤中干一事,伴随着腾讯产业互联网的转型升级,变的没有那幺大影响。而至今裁撤的具体名单和赔偿细节尚未公布,让人猜测,腾讯给的待遇应该不会太太差。

  而阿里裁撤的高管中,大多是集团内部的红线问题,比如腐败,或是收受贿赂。而2011年的“黑名单事件”负责人,B2B公司CEO的卫哲、COO李旭晖,也都可以算是主动离职。按照期权变现的四年期惯例,卫哲离职时四年期限已满,加盟时所享有的巨额期权也并未有受影响。就当是事件涉及到复杂情况而言,卫哲的情况本可能更遭,在重读DeepRead的报道中,有人称当时卫哲拿了几个亿的“遣散费”,。

  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《华为“34+裁员”真相》一文中写到,华为为主动离职员工的福利也想了办法,让主动离职的员工背负5%的淘汰,如此一来,这些员工也可以拿到《劳动法》所规定的、只有被公司辞退才能拿到的N+1的补偿。

  其中一位采访对象说道,“我觉得34岁从华为离职也没那幺可怕。华为薪水那幺高,工作十来年积累几百万不会有问题,不会像国企一样下岗没着落,主要还是再择业的问题。”

  也许因为腾讯、阿里、华为都远离北京,公司对人才建设和保护更为小心。

  《华为“34+裁员”真相》中一位采访对象强调华为的人才建设,“一般本科和硕士毕业生进入华为职级是13级,博士可以到15级。一般2年升一级,派到海外的升级速度略快,工作8~10年左右、绩效中等的员工基本都是公司核心人员,升到17、18级问题都不大,21、22级则到了总裁、副总裁级别。”

  而腾讯和阿里今年的情况也相似。比如裁撤中干一文就强调,腾讯云的总裁邱跃鹏,是腾讯CSIG总裁汤道生的运维业务负责人,腾讯云副总裁王慧星是QQ秀的骨干。去年阿里的两位年轻的80后合伙人,胡喜与吴泽明。前者 2007年加入支付宝,后者在2004年就加入淘宝。

  而相比之下,京东的三位CXO加入京东的时间就不算长了。CTO张晨在2015年才加入京东,蓝烨和隆雨都是在2012年。

  加入南方的大厂,可能是一条相对稳妥的选择。

  在脉脉数据本站报道,2017年非银金融、房地产、银行三行业高管平均薪酬位列前三名,分别为119.93万元、82.93万元和74.35万元。而即便是排在倒数两名的采掘和机械设备行业,其高管的平均薪酬也超过40万。

  国企也是一个选择。《第一财经日报》2014年报道中,列举的一家国有通信运营商的员工收入为例:副科级、6岗正式员工的年收入不超过8万元,正科级、5岗中层干部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;副处级、4岗中层干部,加上各类奖金、福利等(下同)的年收入约20万元;正处级、3岗中高层干部年收入近30万元;副厅级、2岗高层干部年薪超过50万元。再往上还有一级。

  另一条关于京东的消息是,京东取消快递员的底薪,另外将增加快递收件任务,揽件将计入绩效,直接影响工资收入。且不说是否和刘强东所强调,比如“京东给快递员最好的待遇”、“不开除任何一个兄弟”有出入,毕竟在商言商,薪酬结构有调整也很正常,但恐怕今年京东的扩招计划会受到影响。此前京东又发布的1.5万人扩招计划,有1万人在京东物流。

  看来不光北京的互联网中干需要找黄金降落伞,北京的快递小哥也可能要换个工作了。

相关热词搜索: 万元 华为
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