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黄金 > 正文

谁来拯救一汽夏利?

发布时间:2019-04-11 13:14:02  来源:

  图片来源:摄图网

  To be,or not to be?

  和哈姆雷特一样,这个问题也让一汽夏利头疼。眼下,接连变卖资产后,一汽夏利只剩下一副“空壳”,正试图用强烈的“求生欲”掩盖内心的焦灼。

  清明小长假前,一汽夏利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。4月5日,一汽夏利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核实情况的公告中透露,正筹划与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进行合作,生产新能源汽车。4月8日,股市一开盘,一汽夏利再次一字涨停,收于5.53元/股。

  时间拨回到2019年第一个交易日,一汽夏利当天收盘股价仅为3.08元/股。4个月后,79%的股价涨幅,多少让一汽夏利的股民有点喜从天降的感觉。连连走高的股价,对一汽夏利和一汽集团来说,是好事还是坏事?

  最后一搏?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一汽夏利寻找新能源车企合作生产汽车的“招聘信息”发出后,大家都在猜谁会“上钩”。

  “我们要找一个新能源合作方,但具体以怎样的方式进行合作还没有定。”4月8日,一汽夏利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记者说。

  图片来源:摄图网

  “随着代工模式被认可,生产资质变得越来越不值钱,一汽夏利走代工这条路不失为一种选择。”一位接近一汽夏利的知情人士认为。

  实际上,一汽系内部的一汽吉林、一汽轿车(000800)早已走上了代工之路。目前,一汽轿车已经为新特汽车代工。据新特汽车相关负责人透露,新特与一汽轿车签了5年合同,旗下车型与部分奔腾共线生产,以后会选择自建厂。除此之外,一汽吉林还为博郡汽车、清行汽车、北斗航天汽车代工。

  此次筹划与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进行合作生产新能源汽车,更像是一汽夏利的无奈之举。过去一年,一汽夏利靠变卖一汽丰田股权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730.84万元。但截止2018年12月31日,一汽夏利流动负债高于流动资产约13.3亿元,资金链依然十分紧张。

  “目前,一汽夏利已无资产可卖,2019年将大概率亏损。”知名汽车分析师曹鹤认为,此次一汽夏利找新能源汽车企业合作,很可能是其最后一搏。

  自谋生路

  自去年卖完一汽丰田15%股权后,一汽夏利的处境便有些尴尬。因为除了羸弱的骏派品牌,一汽夏利已没有什幺像样的资产可以拿得出手。

  “目前一汽集团已经不愿再为一汽夏利拨钱补亏空,而是让其自谋生路。”上述接近一汽夏利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,早在徐留平北上担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时,就已经确定要抛弃一汽夏利,拿回一汽丰田股权。

  图片来源:摄图网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和2018年,一汽夏利曾分两次将其持有的一汽丰田30%股权划转给一汽股份。在此之前,一汽夏利近年来先后转让了动力总成分公司、产品开发中心等资产。目前,一汽夏利旗下仅剩下乘用车品牌骏派。2018年,一汽夏利累计销量仅约为1.88万辆,同比下滑30.57%。

  2017年底,一汽股份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一汽夏利 3.945亿股股份,但终因条件较高,无果而终。“上次之所以没有转让成功,还是转让价格太高。另一方面,一汽夏利总是一副‘老大哥’的样子,让很多接盘者望而却步。”上述接近一汽夏利的知情人士说。

  “一汽夏利是否再次启动股权转让还要等一汽集团的通知。”天津一汽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。

  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张建 摄 资料图

  而在曹鹤看来,一汽夏利已经丧失了很多机会,如今随着退市制度的完善、科创板的成立,一汽夏利的壳资源会越来越难卖。而随着一汽集团上市计划再次启动,一汽夏利的地位正变得越来越尴尬。

  3月27日晚,一汽轿车曾发布公告称,拟以资产置换、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方式购买一汽股份持有的一汽解放股权。此举被看做是,一汽集团启动整体上市的信号。

  4月3日,中国一汽与中国国新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双方将聚焦新能源汽车产业等重点领域,进一步深化在资本运作、产业和资源合作。与一家“国字号”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合作,有分析认为一汽改革和上市进程将进入快速道。

  “划转一汽解放股权只是第一步,后续会一步步划转其他资产到一汽轿车,但由于涉及到合资股比,一汽集团短时间内很难实现整体上市。”曹鹤说。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迹象是,此次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方案中,已经很难找到一汽夏利的影子。

  记者 | 段思瑶  编辑 | 孙志成

  本文转自:NBD汽车

相关热词搜索: 新能源 汽车

相关文章: